远离互联网 不是治理网络霸凌的办法

2019-02-28 04:07:08

使用社交网络较多的孩子更容易遭遇网络霸凌行为,这是英国《自然》旗下期刊《BMC公共卫生》近日发表的一项研究结论研究者发现,在校生如果每天使用社交网络超过两小时,更容易收到激烈的、有威胁性的信息,被社交排挤,被人散布谣言,以及被人分享私人的、不合适的或有羞辱性的信息 遭遇网络霸凌跟使用社交网络程度究竟存在何种关联,每个人或许会有不同的具体生活经验可以明确的是,随着互联网原生代的成长,网络霸凌已成为青少年霸凌问题的重要表现青少年霸凌问题不仅在校园内外的地理空间内,更在虚拟的网络空间中,值得教育者和家长的重视 近年来,社会高度关注校园霸凌现象,逐步加深了对霸凌的认识,过去一些错误的教育观念得到纠正比如,以前一些教育者把校园霸凌当成孩子之间正常的打闹,忽视霸凌对受害者造成的精神创伤,而现在教育者和主流舆论已形成了校园霸凌对孩子的伤害是长期的、深层次的共识 然而,与显性的校园霸凌相比,隐性的网络霸凌更是难以察觉网络霸凌不再是肢体上的,借助于互联网的匿名性,霸凌者被揭发和惩治的风险被降到很低而且,相比受到肉体上的伤害,未成年人在遭遇网络霸凌以后,趋向于沉默和隐忍伤害日积月累,后果不容低估 从世界范围看,青少年受网络霸凌的极端案例不胜枚举美国、澳大利亚均发生过未成年少女因受到网络霸凌而自杀的事件在国内,“初中女生遭同学P不雅图不敢上学”等新闻也经常见诸报端血淋淋的教训,足以证明网络霸凌已构成了现实的危害 面对网络霸凌的危险,社会并非无所作为2017年9月,上海市教委发布了《预防中小学生网络欺凌指南30条》,对学生、学校、家长和社会提出了四方面的指导意见当然,类似指南所提出的要求主要是原则性的,防止网络霸凌效果好不好,关键还是要看在实践中,各方面是否遵守规则,尽到了自身的责任和义务 研究提出,使用社交网络越多,遭遇网络霸凌的风险就越大但即便该结论符合事实,也不足以构成让青少年减少社交网络使用的理由就好比校园霸凌问题突出,难道能让孩子不去上学社交网络已成为年轻一代开展社会交往的主要方式,现代人社交已离不开社交网络,如果因为网络霸凌问题而否认社交网络工具,就构成了对互联网的妖魔化 无论对于网络霸凌现象,还是其他互联网发展进程中出现的问题,社会仍然存有“线上线下两套标准”的思维习惯其实,现实生活中应当遵守的规矩,网络生活同样应当遵守;反过来说,网络生活存在的弊病,也往往是现实生活的投射,不能树立某种“互联网原罪论”的靶子 整治网络空间,让青少年的网络生活更加清朗,不宜一味采取让青少年减少与网络接触的方式各方面应尽到应尽的责任,出台更加细化的治理措施对青少年自身而言,提高网络素养,遵从互联网社会的规范,应成为他们内化于心的“学生文明守则”互联网的发展日新月异,治理的步伐不能亦步亦趋 责任编辑: